主页 > 学术业界 >情绪管理:化威胁为挑战 >

情绪管理:化威胁为挑战

情绪管理:化威胁为挑战

情绪管理:化威胁为挑战

情绪能量是激发我们情感能力和天赋的原动力。为了创造最佳表现,我们必须拥有愉悦正面的能量:欢乐、挑战、冒险和机会。因胁迫或匮乏而产生的情绪,如恐惧、挫折、愤怒、悲伤,也会释放特定的压力激素,尤其是皮质醇。我们认为,情绪智能(EQ)即为管理情绪的能力,高EQ可以产生高度正面能量,达到能量全开的境界。实际上,提供正面能量的关键「肌肉」或要素是:自信、自制(自律)、社交技巧(有效处理人际关係)和同理心。小一点的辅助「肌肉」包括耐心、坦率、信任和欢乐。

要让情绪肌肉发挥最佳功效,就必须靠规律锻鍊并穿插复元时间来取得平衡。如同我们消耗心血管的承受能力或给二头肌压力、把力气耗尽一样,如果我们不断支出情感能量而不进行复元,也会让情感逐渐枯竭。当我们的情感肌肉很虚弱或无法满足要求,例如缺乏自信或特别没有耐性,我们就必须设计一套仪式,迫使自己超越极限,再进行复元,才能持续提升储量。

身体和情绪这两种能量会互相影响。当我们为了满足需求而消耗身体能量时,其中一个后果就是情绪上会产生危机感,让我们进入高度负面能量,提醒我们某些需求没有得到满足。

从能量的观点来看,负面情绪会造成惨重代价,使效率不彰。如同一辆耗油的汽车,负面情绪会迅速消耗我们储存的能量。对领导者和管理阶层而言,他们的负面情绪会造成加倍伤害,因为这些情绪容易传染给别人。如果我们让别人产生害怕、生气和提防的情绪,等于不断削弱他们发挥实力的能力。

长期的负面情绪,尤其是生气和忧郁,也会造成各式各样的失调和疾病,从背痛、头痛、心脏病到癌症都有可能。

负面情绪对表现的影响在运动方面尤为显着。想一想两位网球名将的职涯差异—马克安诺(John McEnroe)和康诺斯(Jimmy Connors)。在马克安诺的职业生涯中,脾气暴躁的他常因自己的失误或不喜欢的出界判决而火冒三丈。康诺斯刚开始打球时也一样暴躁,但随着岁数增长、经验累积,他打球时,开始愈来愈让人觉得开心、有趣、热情,愈来愈能乐在其中。马克安诺则恰恰相反,他似乎无法从比赛中获得丝毫乐趣,年纪愈大,脾气愈糟。

康诺斯的能量来自于掌握时机、放手一搏,而马克安诺的能量则出自一种防卫的态度,似乎永远在为生命而战。

康诺斯可能打得比较快乐,但两位选手都曾连续几年称霸球坛,赢得数次大满贯。那幺,如何证明正面情绪是创造更佳表现的动力?答案在于耐力。康诺斯的天赋在两人之间略逊一筹,但他在三十九岁生日时打入美国网球公开赛的準决赛,四十岁才退休。马克安诺在三十四岁时封拍退隐,比康诺斯早六年。从最根本的层面来看,康诺斯比马克安诺更懂得有效支配情绪能量,球技维持在顶尖状态较久,在整个过程中也获得较多乐趣。

马克安诺自己也体悟到在高负面能量状态下比赛的代价。他比较自己和其他EQ较好的选手:「我的特色,相当然耳,就是容易沮丧。这个特点给我的帮助大于伤害吗?我想未必。也许我父亲说得对,要是我不那幺容易焦虑,可能打得更好。但我从来没办法只安于自己的天赋或现状。」

马克安诺在1984年法国公开赛时,在2:0的领先局势下最后却败给蓝道(Ivan Lendl),他把这场比赛称为「此生最严重的惨败,一次重挫」。他现在相信,打输这场球赛的关键因素在于他无法控制怒气。「那场法国公开赛,我把太多能量浪费在发脾气。」他在自传里如此陈述。

这个经验给他清楚地上了一课。他在下一场锦标赛的温布顿公开赛实践这个新体悟。「从全英俱乐部的第一场比赛开始,我下定决心,不做任何事来妨碍我为法国公开赛那一役复仇。」马克安诺赢得温布顿网球公开赛的胜利,而且在整个锦标赛期间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。

正面情绪可以让个人创造更佳表现,对组织机构也会造成深远的影响。盖洛普访问了许多经理和其部属后,发现没有任何一种因素比员工和直属主管的关係,更能清楚预测该员工的生产力。盖洛普更具体发现,增进员工生产力的关键要素包括:他们是否感受到上司或同事的关怀,在过去七天里是否曾受到肯定或讚美,是否有人定时鼓励他们进步。换句话说,正面能量的持续交流,是有效管理的核心要素。

消除压力的人际关係

在创造能量使用和复元之间的週期性平衡上,情绪比身体複杂多了,但是对于达到最佳表现和能量全开一样重要。例如,互动细腻的健康友谊可以产生正面能量,也是能量更新的重要来源。盖洛普发现,维持优异表现的关键因素之一,是工作时最少有一位好友。这种稳定关係主要包含了几种有来有往的活动,例如施与受、听与说、重视他人并获得对等的重视。

从哪儿跌倒,就从哪儿爬起来

有时候,我们会遇到身不由己的情绪风暴,面临不请自来的挑战。它们可以压垮我们,也可以让我们成长,端看自己如何处理。

无论是哪种情绪考验,应该都无法比这种状况来得严峻—早晨在世贸中心工作。杰弗逊是一家金融服务机构的总经理,公司总部就在双子星大楼正对面。第一架飞机袭击时,杰弗逊就透过他位于第四十六楼的办公室窗户看到这一幕骇人景象。他有两个最大的客户就是把总部设在这两栋大楼。杰弗逊指挥员工撤离时,惊恐意识到他有数十位朋友和同事,可能就困在那两栋失火的大楼里。第一座世贸大楼倒塌时,他在两个街头远的地方。他走了七英路回家,等到终于与妻子和十个月大的女儿重逢,他不禁放声大哭。他说:「我就是哭个不停。」

过了几週,杰弗逊力图振作。他有每天健身的习惯,结果发现一开始很难兴起持续下去的动力。但是,过没多久,他意识到保持健身习惯有助于重返正常的生活步调,并提供每一天情绪复元的泉源。评估自己承受的压力后,杰弗逊明白自己需要比平常更多的能量。虽然行之不易,但他还是决定提高健身的强度。他同时要求自己每天晚上和女儿玩耍,即使精疲力尽、沮丧抑郁时也不间断。从一方面来看,这意谓放下眼前看似迫切的需求,另一方面,他从和孩子相处的时间获得强而有力的崭新能量。

对杰弗逊来说,最不寻常、出乎意料的经历,也许是面对这幺多朋友和同事的死亡。九一一事件发生后的三个月内,他每週至少参加一次丧礼和悼念会,有时多达两、三次,加起来共数十位,几乎所有人都不过二、三十岁。这些活动虽然令人痛苦悲伤、精疲力竭,但在某种程度上,也深深疗癒他的伤痛,沉澱他的思绪。

杰弗逊说:「就某方面来看,这些丧礼让人更难回到正常生活,但是我发现自己把丧礼变成机会,让我能向这些在生活中曾经非常重要的人致敬。而且,我也能认识其他历经同样伤痛的人,并向罹难友人的家人致意。许多丧礼反而变成了生命的庆典。这段经历不只让我深受打击,更几乎将我击垮,但我认为我变得比以前坚强,部分原因是我花了更多时间在复元。」

「哀恸仍然接踵而来,但是我对于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事,从来没有这幺清楚过。」

情绪能量的提升

就算我们规律更新能量,但有时候情绪储量还是不足以应付需求。正如你不突破体能极限的话,只能举起一定的重量,在你还没有出现负面情绪之前,也只能承担一定程度的情绪需求。锻鍊情绪肌肉的最佳方法,和锻鍊身体肌肉一样,就是强迫自己突破舒适区,再进行复元。

也许,阻碍我们达到能量全开和卓越绩效的因素中,最普遍和令人头痛的莫过于缺乏自信心和自卑。虽然造成这些感觉的原因複杂微妙,但正面的能量仪式绝对能建立更强的自信心。

摘自《用对能量,你就不会累》

数位编辑整理:曾琳之

Photo:Lance Anderson, CC Licensed.

学术业界 720℃ 54评论

情绪管理:化威胁为挑战

情绪管理:化威胁为挑战

情绪能量是激发我们情感能力和天赋的原动力。为了创造最佳表现,我们必须拥有愉悦正面的能量:欢乐、挑战、冒险和机会。因胁迫或匮乏而产生的情绪,如恐惧、挫折、愤怒、悲伤,也会释放特定的压力激素,尤其是皮质醇。我们认为,情绪智能(EQ)即为管理情绪的能力,高EQ可以产生高度正面能量,达到能量全开的境界。实际上,提供正面能量的关键「肌肉」或要素是:自信、自制(自律)、社交技巧(有效处理人际关係)和同理心。小一点的辅助「肌肉」包括耐心、坦率、信任和欢乐。

要让情绪肌肉发挥最佳功效,就必须靠规律锻鍊并穿插复元时间来取得平衡。如同我们消耗心血管的承受能力或给二头肌压力、把力气耗尽一样,如果我们不断支出情感能量而不进行复元,也会让情感逐渐枯竭。当我们的情感肌肉很虚弱或无法满足要求,例如缺乏自信或特别没有耐性,我们就必须设计一套仪式,迫使自己超越极限,再进行复元,才能持续提升储量。

身体和情绪这两种能量会互相影响。当我们为了满足需求而消耗身体能量时,其中一个后果就是情绪上会产生危机感,让我们进入高度负面能量,提醒我们某些需求没有得到满足。

从能量的观点来看,负面情绪会造成惨重代价,使效率不彰。如同一辆耗油的汽车,负面情绪会迅速消耗我们储存的能量。对领导者和管理阶层而言,他们的负面情绪会造成加倍伤害,因为这些情绪容易传染给别人。如果我们让别人产生害怕、生气和提防的情绪,等于不断削弱他们发挥实力的能力。

长期的负面情绪,尤其是生气和忧郁,也会造成各式各样的失调和疾病,从背痛、头痛、心脏病到癌症都有可能。

负面情绪对表现的影响在运动方面尤为显着。想一想两位网球名将的职涯差异—马克安诺(John McEnroe)和康诺斯(Jimmy Connors)。在马克安诺的职业生涯中,脾气暴躁的他常因自己的失误或不喜欢的出界判决而火冒三丈。康诺斯刚开始打球时也一样暴躁,但随着岁数增长、经验累积,他打球时,开始愈来愈让人觉得开心、有趣、热情,愈来愈能乐在其中。马克安诺则恰恰相反,他似乎无法从比赛中获得丝毫乐趣,年纪愈大,脾气愈糟。

康诺斯的能量来自于掌握时机、放手一搏,而马克安诺的能量则出自一种防卫的态度,似乎永远在为生命而战。

康诺斯可能打得比较快乐,但两位选手都曾连续几年称霸球坛,赢得数次大满贯。那幺,如何证明正面情绪是创造更佳表现的动力?答案在于耐力。康诺斯的天赋在两人之间略逊一筹,但他在三十九岁生日时打入美国网球公开赛的準决赛,四十岁才退休。马克安诺在三十四岁时封拍退隐,比康诺斯早六年。从最根本的层面来看,康诺斯比马克安诺更懂得有效支配情绪能量,球技维持在顶尖状态较久,在整个过程中也获得较多乐趣。

马克安诺自己也体悟到在高负面能量状态下比赛的代价。他比较自己和其他EQ较好的选手:「我的特色,相当然耳,就是容易沮丧。这个特点给我的帮助大于伤害吗?我想未必。也许我父亲说得对,要是我不那幺容易焦虑,可能打得更好。但我从来没办法只安于自己的天赋或现状。」

马克安诺在1984年法国公开赛时,在2:0的领先局势下最后却败给蓝道(Ivan Lendl),他把这场比赛称为「此生最严重的惨败,一次重挫」。他现在相信,打输这场球赛的关键因素在于他无法控制怒气。「那场法国公开赛,我把太多能量浪费在发脾气。」他在自传里如此陈述。

这个经验给他清楚地上了一课。他在下一场锦标赛的温布顿公开赛实践这个新体悟。「从全英俱乐部的第一场比赛开始,我下定决心,不做任何事来妨碍我为法国公开赛那一役复仇。」马克安诺赢得温布顿网球公开赛的胜利,而且在整个锦标赛期间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。

正面情绪可以让个人创造更佳表现,对组织机构也会造成深远的影响。盖洛普访问了许多经理和其部属后,发现没有任何一种因素比员工和直属主管的关係,更能清楚预测该员工的生产力。盖洛普更具体发现,增进员工生产力的关键要素包括:他们是否感受到上司或同事的关怀,在过去七天里是否曾受到肯定或讚美,是否有人定时鼓励他们进步。换句话说,正面能量的持续交流,是有效管理的核心要素。

消除压力的人际关係

在创造能量使用和复元之间的週期性平衡上,情绪比身体複杂多了,但是对于达到最佳表现和能量全开一样重要。例如,互动细腻的健康友谊可以产生正面能量,也是能量更新的重要来源。盖洛普发现,维持优异表现的关键因素之一,是工作时最少有一位好友。这种稳定关係主要包含了几种有来有往的活动,例如施与受、听与说、重视他人并获得对等的重视。

从哪儿跌倒,就从哪儿爬起来

有时候,我们会遇到身不由己的情绪风暴,面临不请自来的挑战。它们可以压垮我们,也可以让我们成长,端看自己如何处理。

无论是哪种情绪考验,应该都无法比这种状况来得严峻—早晨在世贸中心工作。杰弗逊是一家金融服务机构的总经理,公司总部就在双子星大楼正对面。第一架飞机袭击时,杰弗逊就透过他位于第四十六楼的办公室窗户看到这一幕骇人景象。他有两个最大的客户就是把总部设在这两栋大楼。杰弗逊指挥员工撤离时,惊恐意识到他有数十位朋友和同事,可能就困在那两栋失火的大楼里。第一座世贸大楼倒塌时,他在两个街头远的地方。他走了七英路回家,等到终于与妻子和十个月大的女儿重逢,他不禁放声大哭。他说:「我就是哭个不停。」

过了几週,杰弗逊力图振作。他有每天健身的习惯,结果发现一开始很难兴起持续下去的动力。但是,过没多久,他意识到保持健身习惯有助于重返正常的生活步调,并提供每一天情绪复元的泉源。评估自己承受的压力后,杰弗逊明白自己需要比平常更多的能量。虽然行之不易,但他还是决定提高健身的强度。他同时要求自己每天晚上和女儿玩耍,即使精疲力尽、沮丧抑郁时也不间断。从一方面来看,这意谓放下眼前看似迫切的需求,另一方面,他从和孩子相处的时间获得强而有力的崭新能量。

对杰弗逊来说,最不寻常、出乎意料的经历,也许是面对这幺多朋友和同事的死亡。九一一事件发生后的三个月内,他每週至少参加一次丧礼和悼念会,有时多达两、三次,加起来共数十位,几乎所有人都不过二、三十岁。这些活动虽然令人痛苦悲伤、精疲力竭,但在某种程度上,也深深疗癒他的伤痛,沉澱他的思绪。

杰弗逊说:「就某方面来看,这些丧礼让人更难回到正常生活,但是我发现自己把丧礼变成机会,让我能向这些在生活中曾经非常重要的人致敬。而且,我也能认识其他历经同样伤痛的人,并向罹难友人的家人致意。许多丧礼反而变成了生命的庆典。这段经历不只让我深受打击,更几乎将我击垮,但我认为我变得比以前坚强,部分原因是我花了更多时间在复元。」

「哀恸仍然接踵而来,但是我对于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事,从来没有这幺清楚过。」

情绪能量的提升

就算我们规律更新能量,但有时候情绪储量还是不足以应付需求。正如你不突破体能极限的话,只能举起一定的重量,在你还没有出现负面情绪之前,也只能承担一定程度的情绪需求。锻鍊情绪肌肉的最佳方法,和锻鍊身体肌肉一样,就是强迫自己突破舒适区,再进行复元。

也许,阻碍我们达到能量全开和卓越绩效的因素中,最普遍和令人头痛的莫过于缺乏自信心和自卑。虽然造成这些感觉的原因複杂微妙,但正面的能量仪式绝对能建立更强的自信心。

摘自《用对能量,你就不会累》

数位编辑整理:曾琳之

Photo:Lance Anderson, CC Licensed.

热门产品